美好散文古诗文

2020-07-29 07:52 散文诗歌
主页 > 散文诗歌 >

  俊美散文古诗文_语文_初中教授_教授专区。浣花溪记(〔明〕钟惺) 出成都南门,左为万里桥。西折纤秀长曲,所睹如连环、如玦、如带、如规、如钩,色如鉴、如琅玕、如绿 浸瓜,窈然深碧、潆回城下者,皆浣花溪委也。然必至草堂,尔后浣花有专名,则以少陵浣

  浣花溪记(〔明〕钟惺) 出成都南门,左为万里桥。西折纤秀长曲,所睹如连环、如玦、如带、如规、如钩,色如鉴、如琅玕、如绿 浸瓜,窈然深碧、潆回城下者,皆浣花溪委也。然必至草堂,尔后浣花有专名,则以少陵浣花居正在焉耳。 行三、四里为青羊宫,溪时远时近。竹柏苍然、隔岸阴暗者,尽溪,平望如荠。水木清华,神肤洞达。自宫 以西,流汇而桥者三,相距各不半里。舁夫云通灌县,或所云“江从灌口来”是也。 人家住溪左,则溪蔽每每睹;稍断则复睹溪。如是者数处,缚柴编竹,颇有循序。桥尽,一亭树道左,署曰 “缘江道”。过此则武侯祠。祠前跨溪为板桥一,覆以水槛,乃睹“浣花溪”题榜。过桥,一小洲横斜插水间如 梭,溪周之,非桥欠亨。置亭其上,题曰“百花潭水”。由此亭还,度桥过梵安寺,始为杜工部祠。像颇清古, 不必求肖,念当尔尔。石刻像一,附以本传,何仁仲别驾署华阳时所为也。碑皆不胜读。 钟子曰:杜老二居,浣花清远,东屯险奥,各不相袭。厉公不死,浣溪可老,祸患之于同伙大矣哉!然天遣 此翁增夔门一段奇耳。穷愁驰驱,犹能择胜,胸中暇整,能够应世,如孔子微服主司城贞子时也。 时万历辛亥十月十七日。出城欲雨,顷之霁。使客逛者,众由监司郡邑招饮,冠盖稠浊,磬折喧溢。迫暮趣 归。是日清晨,无意独往。楚人钟惺记。 ——选自天启刊本《隐秀轩集》 《岳阳楼记》 庆历四年春,滕子京谪守巴陵郡。越来岁,政通人和,百废具兴。乃重修岳阳楼,增其旧制,刻唐贤今人诗 赋于其上。属予作文以记之。 予观夫巴陵胜状,正在洞庭一湖。衔远山,吞长江,浩浩汤汤,横无边涯;朝晖夕阴,情景万千。此则岳阳楼 之大观也。昔人之述备矣。然则北通巫峡,南极潇湘,迁客骚人,众会于此,览物之情,得无异乎? 若夫霪雨霏霏,连月不开,阴风怒号,浊浪排空;日星隐耀,山峰潜形;商旅不可,樯倾楫摧;傍晚冥冥,虎啸 猿啼。登斯楼也,则有去邦怀乡,忧谗畏讥,满目萧然,感极而悲者矣。 至若春和景明,波涛不惊,上下天光,一碧万顷;沙鸥翔集,锦鳞逛水;岸芷汀兰,邑邑青青。而或长烟一空, 皓月千里,浮光跃金,静影浸璧,渔歌互答,此乐何极!登斯楼也,则有赏心悦目,宠辱偕忘,把酒临风,其喜 洋洋者矣。 嗟夫!予尝求古仁人之心,或异二者之为,何哉?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;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则忧 其君。是进亦忧,退亦忧。然则何时而乐耶?其必曰“天生下之忧而忧,后天地之乐而乐”乎。噫!微斯人,吾谁 与归? 时六年玄月十五日。 山中与裴秀才迪书/王维 近尾月下,景气和畅,故山殊可过。足下方温经,猥不敢相烦。辄便往山中,憩感配寺,与山僧饭讫而 去。 北涉玄灞,清月映郭。夜登华子冈,辋水沦涟,与月上下;寒山远火,明灭林外。深巷寒犬,吠声如豹; 村墟夜舂,复与疏钟相间。此时独坐,僮仆缄默,众思曩昔,联袂赋诗,步仄径,临清流也。 当待春中,草木蔓发,春山可望,清鯈出水,白鸥矫翼;露湿清皋,麦陇朝雊。斯之不远,倘能从我逛 乎?非子天机清妙者,岂能以此不急之务相邀?然是中有深趣矣。无忽!因驮黄蘗人往,纷歧,山中人王维白。 新安吏 客行新安道, 喧呼闻点兵。 借问新安吏: 县小更无丁? 府帖昨夜下,次选中男行。 中男绝短小, 何故 守王城? 肥男有母送, 瘦男独伶俜。白水暮东流,青山犹哭声。莫自使眼枯,收汝泪纵横。眼枯即(一作却) 睹骨, 宇宙终寡情。 我军取相州,日夕望其平。岂意贼难料,归军星散营。就粮近故垒,练卒照旧京。掘壕不 到水,牧马役亦轻。况乃王师顺,侍奉甚明白。送行勿泣血,仆射如父兄。 潼合吏 士卒何草草, 筑城潼合道。大城铁不如,小城万丈余。借问潼合吏:修合还备胡。要我下马行,为我指山 隅。连云列战格,飞鸟不行逾。胡来但自守,岂复忧西都?丈人视要处,窄狭容单车。困穷奋长戟,千古用一夫。 哀哉桃林战,百万化为鱼!请嘱防合将,慎勿学哥舒! 石壕吏 暮投石壕村, 有吏夜捉人。老翁逾墙走,老妇出门看。吏呼一何怒!妇啼一何苦!听妇前致词:三男邺城 戍。一男附书至,二男新战死。存者且偷生,死者长已矣。室中更无人,惟有乳下孙。孙有母未去,收支无完裙。 老妪力虽衰,请从吏夜归。急应河阳役,犹得备晨炊。夜久语声绝,如闻泣幽咽。天明登出息,独与老翁别。 新婚别 兔丝附蓬麻,引蔓故(一作固)不长。嫁女与征夫,不如弃道旁。结发为君妻,席不暖君床。暮婚晨离别, 无乃太急忙。君行虽不远,守边赴河阳。妾身未明白,何故拜姑嫜?父母养我时,昼夜令我藏。生女有所归,鸡 狗亦得将。君今往死地,沈痛迫中肠。誓欲随君去,景色反苍黄。勿为新婚念,起劲事戎行。妇人正在军中,兵气 恐不扬。自嗟贫家女,久致(一作致此)罗襦裳。罗襦不复施,对君洗红妆。仰视百鸟飞,巨细必双翔。人事众 错迕,与君永相望。 垂老别 四郊未僻静,垂老不得安。子孙阵亡尽,焉用身独完?投杖出门去,同举止悲伤。幸有牙齿存,所悲骨髓乾。 男儿既介胄,长揖别上官。老妻卧道啼,腊尾衣裳单。孰知是永诀?且复伤其寒。此去必不归,还闻劝加餐。土 门壁甚坚,杏园度亦难。势异邺城下,纵死时犹宽。人生有聚散,岂择衰盛端。忆昔少壮日,迟回竟浩叹。万邦 尽征戍,狼烟被冈峦。积尸草木腥,流血川原丹。何乡为乐园?安敢尚停留?弃绝蓬室居,塌然摧肺肝。 无家别 孤独天宝后,园庐但蒿藜。我里百馀家,世乱各东西。存者无音问,死者为尘泥。贱子因阵败,回来寻旧蹊。 久行睹空巷,日瘦气惨凄。但对狐与狸,竖毛怒我啼。四邻何全面?一二老寡妻。宿鸟恋本枝,安辞且穷栖。方 春独荷锄,日暮还灌畦。县吏知我至,召令习饱鼙。虽从本州役,内顾无所携。近行只一身,远去终转迷。乡里 既荡尽,遐迩理亦齐。永痛长病母,五年委沟溪。生我不得力,毕生两酸嘶。人生无家别,何认为蒸黎? 《滕王阁诗》 滕王高阁临江渚,佩玉鸣鸾罢歌舞。 画栋朝飞南浦云,珠帘暮卷西山雨。 闲云潭影日悠悠,物换星移几度秋。 阁中帝子今何正在?槛外长江空自流。 《滕王阁序》 豫章故郡,洪都新府。星分翼轸,地接衡庐。襟三江而带五湖,控蛮荆而引瓯越。物华天宝,龙光射牛斗之 墟;人杰地灵,徐孺下陈蕃之榻。雄州雾列,俊采星驰。台隍枕夷夏之交,宾主尽东南之美。都督阎公之雅望, 棨戟遥临;宇文新州之懿范,襜帷暂驻。十旬息假,胜友如云;千里趋承,高朋满座。腾蛟起凤,孟学士之词宗; 紫电青霜,王将军之武库。家君作宰,道有名区,小孩何知,躬逢胜饯。 时维玄月,序属三秋。潦水尽而寒潭清,烟光凝而暮山紫。俨骖騑于上道,访景色于崇阿。临帝子之长洲, 得天人之旧馆。层台耸翠,上出重霄;飞阁翔丹,下临无地。鹤汀凫渚,穷岛屿之萦回;桂殿兰宫,即冈峦之体 势。披绣闼,俯雕甍:山原旷其盈视,川泽纡其骇瞩。闾阎扑地,钟鸣鼎食之家;舸舰迷津,青雀黄龙之轴。云 销雨霁,彩彻区明。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渔舟唱晚,响穷彭蠡之滨;雁阵惊寒,声断衡阳之浦。 遥襟甫畅,逸兴遄飞。爽籁发而清风生,纤歌凝而白云遏。睢园绿竹,气凌彭泽之樽;邺水朱华,光照临川 之笔。四美具,二难并。穷睇眄于中天,极娱逛于暇日。天高地迥,觉宇宙之无量;乐极生悲,识盈虚之少有。 望长安于日下,目吴会于云间。地势极而南溟深,天柱高而北辰远。合山难越,谁悲失道之人;沟水睹面,尽是 异地之客。怀帝阍而不睹,奉宣室以何年。嗟乎!时运不齐,生不逢辰;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。屈贾谊于长沙, 非无圣主;窜梁鸿于海曲,岂乏明时。所赖君子识趣,达人知命。老当益壮,宁移白首之心;穷且益坚,不坠青 云之志。酌贪泉而觉爽,处涸辙而相欢。北海虽赊,扶摇可接;东隅已逝,桑榆非晚。孟尝高洁,空余报邦之情; 阮籍猖狂,岂效穷途之哭! 勃,三尺微命,一介文人。无道请缨,等终军之弱冠;有怀投笔,爱宗悫之长风。舍簪笏于百龄,奉晨昏于 万里。非谢家之宝树,接孟氏之芳邻。异日趋庭,叨陪鲤对;今兹捧袂,喜托龙门。杨意不逢,抚凌云而自惜; 钟期相遇,奏流水以何惭。呜呼!胜地不常,盛筵难再;兰亭已矣,梓泽丘墟。临别赠言,幸承恩于伟饯;登高 作赋,是所望于群公。敢竭鄙怀,恭疏短引;一言均赋,四韵俱成。请洒潘江,各倾陆海云尔。

凯发最新网站,凯发app官方网站,凯发网

上一篇:散文诗词小说排行榜_飞卢小说网 下一篇:散文诗歌 - 安康消息网